啥是善良 || 大视野


  • 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487篇原创首发文章

善良比聪明更难。这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演讲中的金句。

这句话出自他的祖父。贝佐斯十岁时到祖父母的农场过暑假,有一次参加一个房车旅行。他坐在后座的长椅上,祖父开车,祖母坐在祖父旁边,吸着烟。他讨厌烟味,听过一个有关吸烟的广告,大意是每吸一口烟会减少大概两分钟寿命。于是,经过估算,他得出了一个数字,就捅了捅坐在前面的祖母,宣称,每吸两分钟的烟,你就少活九年!

他的聪明和计算能力并没有赢得掌声。祖母哭泣起来。祖父把车停在路边,静静地对他说:“杰夫,有一天你会明白,善良比聪明更难。”

故事的寓意是清楚的。聪明的杰夫用数学方式说出了吸烟的危害性,但他的表达偏离了善良。

善良到底是什么?在贝佐斯那里,是与人相处时,那种将心比心的态度。如同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开篇写道的,“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而在商业世界里,善良往往表现为和用户相处的态度,因为用户是信息弱势的一方。

“微信之父”张小龙说:“有一次在一个产品讨论里,同事提出了一个方法,很巧妙的方法,能引诱用户点击而提高点击和下载数。我当时就脱口而出,‘还是不要这样误导用户。对产品人来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虽然我们在产品中,会有意无意地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击中用户需求的要害,但是,不能把这种聪明过度化,而是需要站在一种坦诚的角度和用户对话,而不是给用户下套。……希望我们的产品能成为用户的朋友,而不仅仅是彼此利用的工具。”

他们所说的,都是我认同的善良。

在社会中,谈到善良,比起菲茨杰拉德和张小龙的理解,则要沉重的多。

朋友圈里,我们经常会看到各种欺凌、欺诈、伤害的案例,凭借权势、暴力、专横、财大气粗以及信息不对称,欺负那些无辜的人、弱势的人。尽管人神共愤,但却司空见惯,似乎人生优越性的体现就是去贬损和凌辱他人。

春节前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中国的《大人物》,一部是美国的《奇迹男孩》。想写善良这个题目,是受了电影的触动。

《大人物》从一个修车工被强拆后的遭遇切入,讲述了黑恶势力集团挑衅法治,小刑警不愿同流合污,和黑暗势力抗争到底的故事。修车工陈永强租了个门面,靠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被强拆后带着孩子去讨要租金,却被一个“富二代”肆意凌辱,当着孩子的面将父亲的尊严践踏殆尽,还用电棍将他击昏,抛下楼去。

无论是对修车工,对歌厅小姐,对下属,对普通警察,你都能感到“富二代”仗势欺人的潜台词——我就是有钱,有势,你能怎么样?还不得匍匐在我脚下?在光天化日下,弱者的尊严,被恶者赤裸裸地剥夺。

现实中如此极端的“大人物”或许并不多,但《奇迹男孩》中的案例,那种因为某种身体缺陷便被周围的人另眼相看,则非常普遍。

影片的主人公奥吉因为先天性基因缺陷,患上了“下颚骨颅面发育不全症”,前后动了几十次手术才活了下来。这个天生脸部畸形的男孩怎样融入校园?影片进行了细腻而多面的展示。其所传达的核心理念是“选择善良”,“让人能够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

没有谁面临挣扎时真的无所畏惧,而善意会消融一切。不幸的奥吉,他的幸运在于,他生在一个爱与包容的家庭,家人始终是他最坚实的支柱。母亲告诉他:“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印记,心灵这张地图给我们指引前方的道路,而外貌这张地图,则记录我们走过的路径,这张地图从来都不丑陋。”

看完电影后我才知道,影片改编自作家帕拉西奥(R.J.Palacio)的小说处女作《奇迹》(Wonder),2012年出版后连续135周蝉联《纽约时报》童书排行榜榜首,版权销售到43个国家。小说的创作灵感是一次真实的境遇。帕拉西奥有一次和孩子们外出,买冰激凌,发现排在前面的小女孩脸部严重伤残,三岁的儿子看到女孩的脸立刻哭了起来。为避免孩子的尖叫伤害到小女孩及其家人,帕拉西奥立即带着孩子离开,离开时她听到小女孩的母亲冷静地说:“好了,孩子们,我们该走了哦。”帕拉西奥事后很自责,开始思考这个小女孩和家人每天要经历多少这样的事故?晚上,她听到收音机中播放的一首歌曲《奇迹》,随即动笔写下了这部作品。

善良是不能被教会的,它只能被激发。在电影中,校长对欺负奥吉的小男孩说:“奥吉无法改变他的外貌,不过,我们可以改变看待他的眼光。”善良就在这种眼光的改变之中。

“要善良,因为每个人都在苦难中奋斗。”(Be kind,for everyone is fighting a hard battle.)善良即尊重,尊重那些你认为至少在某个方面优越于他的人。

春节期间我看了一本老书,是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1982年写的《正义诸领域:为多元主义与平等一辩》,对善良有了一些偏学术的理解。

沃尔泽理解的“善”是一种社会物品(social goods),例如成员资格、权力、荣誉、宗教权威、神恩、亲属关系与爱、知识、财富、身体安全、工作和闲暇、奖励和惩罚,等等。正义(Justice)则体现在善的分配之中。因此“善”又是一种关于分配的程序、规则和逻辑。

沃尔泽提出,任何一个社会的善X都不能这样分配,即拥有社会善Y的人不能仅仅因为他拥有Y而不顾X的社会意义而占有X。

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说,就是你不能因为某方面的“善”有优势,就将这种优势延伸到另外的领域。

来看一个例子。2009年初,苹果公司CEO乔布斯被查出患肝硬化晚期,医生说要马上做肝移植。但加州要肝移植的病人很多,排到乔布斯最少要10个月。院方发现,在所有的州里,田纳西州排队最快,6个星期就可以排到。乔布斯的家人为他做了跨州登记,这在法律上是允许的。为获得田纳西州的排队权,乔布斯还在那里买了一套房,排到了等待队伍中的最后一个。2009年3月,他做了手术,寿命延长了两年半。

这就是“善”的分配正义,其背后是患者的公平权利。乔布斯有超高声誉和财力,但不能插队。美国有媒体还批评“跨州登记”让少数人获得了影响其他人公平就医的优势。

来看我们身边,像《大人物》里那个目空一切的“富二代”和一直没有露面的贪腐的“副市长”,他们自大的依据在于,凭借权和钱的优势(Y),在社会上就可以通吃一切的X。社会似乎也习惯这样的分配原则——谁的含权量高,富豪榜排名靠前,他在超出权钱之外的任何发言,甚至是胡说八道,似乎也是对的。

《大人物》让人看到的希望在于,小刑警们在警察之善的这个空间,才有真正的话事权。一个黑势力成员质问王千源饰演的刑警孙大圣:“你们警察办案,到底是靠讲故事呢,还是靠讲证据呢?”结果是,孙大圣循着蛛丝马迹找到了犯罪证据,用证据讲了一个好故事,终结了黑势力的横行。

什么是善良?从沃尔泽的理论到孙大圣的行动,我领悟到这样两个原则:

1、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用专业的态度做事,用对的方式,做对的事情。孙大圣了不起,是他在受恶人侮辱的时候,依然坚持找证据,用证据将恶人绳之以法。相反的,公检法领域之所以还不令人满意,是因为还存在着不少“有罪推定”、“先判后审”、“刑讯逼供”等恶习,不仅制造冤屈,也让公平正义这一司法之善无存。

2、不能利用在某个领域的善,谋求另一领域的善(“社会物品”)。要深刻地体认个人的限定性,才不会妄想、妄为。

沃尔泽的理论,他称为“复合平等”理论。它反对某种力量可以支配一切,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它主张,“相互尊重和一种达成共识的自尊是复合平等的深层力量”,应当承认差异,寻求开放的态势,在分化中交流,基于相互尊重展开平等对话。

而从历史事实看,支配一切的力量并不能持久。金融学教授陈志武的一项“量化历史”研究表明,从汉初到清朝,330多名皇帝中有35%是非正常死亡,比普通人非正常死亡的概率高1000倍左右。近现代工商业历史上,凡是形成垄断的巨型财阀,要么被《反垄断法》制裁,要么就是主动或被动地进行拆分。

社会之中,充满戾气的恶性事件不时会发生,每当此时,就会觉得善良的遥远。

社会良治,需要全社会努力。从沃尔泽的观点看,社会物品(“善”)的分配至关重要。每一种“善”都有自己的分配原则,它和这种“善”的社会意义相互关联。

“面对一台洗肾机,我们就知道应该按照需要原则进行分配;而诺贝尔奖的分配显然应该考虑是否应得;至于分配金钱与商品的正确方法,则是通过自由交换的形式。”

也就是说,“善”的分配原则不只市场交换一种,还包括需要的原则和应得的原则。当每种利益都实现了自主分配,人们之间没有相互的支配,这样的利益组合才是“复合平等”。

沃尔泽强调了政府在分配正义方面的作用。

第一,公民共享。铁路、公路、桥梁、公园、学校、博物馆等涵盖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的基础设施,应交给国家和政府来建设和维护。基础设施不仅关系到国家治理的宏观层面,更能拓宽人们的生活范围和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所以在宏观上进行调控是正义的。

第二,机会平等。机会平等是国家初次分配应当遵循的原则,也是提高效率和构建正义社会的前提。机会平等是为公平竞争提供良好的环境。

第三,国家福利。国家作为政治共同体,有责任和义务照顾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这对一切国家不但是普适性的真理,更是一个道德事实。对于失去劳动能力的人来说,国家应当制定公共供给制度,扶危济贫,满足他们的需要。

第四,实行民主。“民主是一种配置权力并使其使用合法化的途径”,“涉及所有人的事应该由大家一起决定”。经济领域同样也要讲民主。

沃尔泽的理论被认为带有左翼色彩,当年引起过不少争论。在我看来,当一个社会,不平衡、不协调、不公平的矛盾很突出,教育、医疗、就业、居住、退休保障等国民待遇的普惠化程度亟待提高的时候,很有必要探讨“复合平等”、“分配正义”,从而让各种社会价值和社会群体之间,保持一种各有尊严、更加均衡的状态,而不是让差异越来越大,让某些价值和群体凌驾于另一些价值和群体之上。

我们需要善良。没有谁会怀疑。

春节前,谷歌发布了名为“一千亿句话”的2019超级碗广告视频。视频中,不同国度、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通过手机和互联网来翻译彼此想要说的话,每天翻译最多的词汇是:你好吗,谢谢,我爱你。

作为一种沟通的态度,善良其实很简单。

但要实现社会善良,并让这种善良泽被每一个人,并不容易。它关系到正义,关系到平等,关系到法治,关系到资源分配,关系到行使权力时是否正当和恰当。沃尔泽说,我们需要的社会应该不再需要打躬作揖、谄媚奉承;不再有恐惧的哆嗦;不再有盛气凌人者;不需要压制个人;没有一种社会物品充当或能够充当支配他人的手段。

也就是说,善良是需要一些条件的。比如,如果那些不尊重人的价值、漠视甚至伤害人的价值的行为——这在几乎每个地方和领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么,有些善良的人也会觉得善的无力、无能,而走向善的对立。

马克思说,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条件。

同样地,每个人的尊严的实现,是所有人的尊严实现的条件。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biz@chinamoments.org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oments.org


标签 用户 分配 社会 需要 孩子

注:版权归原作者“秦朔朋友圈”所有,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股票财经爱好者个人学习使用,并不代表吉发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顶级分类最新文章列表











黑魔法A股研究院

相关文章列表


股票标签云


炒股知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