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华洞察|谁拖谁“下水”?郑爽阴阳合同揭开北京文化的“陌生好友圈”


股解码,

香港财华社20年王牌专栏,每天一推关注不迷路。

共5042字,时间6分钟,轻松了解公司深度分析干货)

点击蓝字

2021

关注我们


2020年4月2日,娄晓曦在电话里跟负责审计北京文化(000802.SZ)19年年报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主任及北京文化财务总监说,公司2018年的业绩存在问题,现在财务总监肯定又想让会计师事务所帮着一块说瞎话。


27日后,北京文化19年年报如期公布,而娄晓曦经营十多年的世纪伙伴也被一块贱卖。娄晓曦继而在微博上举报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罪、职务侵占罪等,称实名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


北京文化则指娄晓曦已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出逃海外,其本人已在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娄晓曦在微博上的言论纯属诋毁污蔑。


原本好好的一宗举报,就此变成了罗生门。互联网本没有记忆。一年过后,人们记忆中的那宗罗生门只是北京文化高层内部的纠纷。但最近女明星郑爽的《倩女幽魂》阴阳合同直指制作方世纪伙伴,这宗罗生门的天平又再向娄晓曦倾斜。


北京文化里头,看来似乎终究是一本糊涂账。


01

派系之争


娄晓曦与北京文化结缘于华力控股对原北京旅游的入股。


1998年,京西旅游在深交所主板上市。顾名思义,京西旅游主业就是负责运营北京西郊的几个景点,包括龙泉宾馆、以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戒台寺、潭柘寺。


2010年,华力控股看上了京西旅游的上市公司资质,出资收购,公司改名为北京旅游。2013年开始,北京旅游在华力控股经营之下开始向影视圈布局。当年公司以1.5亿元收购前万达影视总经理宋歌创立不到一年的摩天轮,并再更名为“北京文化”。


第二年,北京文化再出资13.5亿元买下世纪伙伴100%股权。娄晓曦是当时世纪伙伴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58%的股权。世纪伙伴内部资源有影视制作人边晓军、编剧严歌苓及导演张黎等。


北京文化之后又购入王京花(内地第一经纪人)的浙江星河。浙江星河旗下演员资源更加丰富,有道明、陆毅、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签约艺人。


被收购的三家公司高层宋歌、娄晓曦、王京花组成北京文化核心经营团队,并各自获得北京文化股权,三家公司相应亦背上了业绩对赌。


电影、电视剧、演员经纪公司都有了,北京文化就这开始了逐梦演艺圈。


娄晓曦与宋歌的结怨发生在2018年。王京花曾经旗下的艺人范冰冰被曝出阴阳合同,行业从10月份开始查税整顿。而在两个月前,北京文化则计划发行可转债募资“过冬”。


按照娄晓曦向媒体披露,当时世纪伙伴已经与华视网聚订下《倩女幽魂》的独占专有不可撤销授权许可协议,另一部剧《大宋宫词》亦被平台独家买断。正是寒冬中北京文化的一抹亮点。


然而,在第二年3月份的可转债发行报告中,娄晓曦发现总共公司拟募集22亿元,电影获得10亿元,网剧项目有11.82亿元,电视剧板块则只有0.96亿元。娄晓曦跟宋歌吵了起来,说世纪伙伴不仅完成了业绩对赌,还交了5亿税,不能分到的钱比网剧项目还少。


北京文化随后变更了报告内容,募集资金变成不超过20亿元,其中电影占11.1亿元,网剧占5.92亿元,世纪伙伴的电视剧占2.98亿元。


后来北京文化的可转债计划并没有实施。娄晓曦说是因为2018年《倩女幽魂》当初收入确认不符合有关规定,北京文化高层授意做一个符合标准的9000多万元的假业绩。后来宋歌及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张云龙都害怕事情被证监会发现,故主动撤回了可转债公告。


到这里,宋歌和娄晓曦的梁子结下了。而且在娄晓曦口中,北京文化公司内部存在做账嫌疑。


娄晓曦指,北京文化内部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向《倩女幽魂》输送业绩、为王京花的星河文化补业绩、利用世纪伙伴正在拍摄的电影项目、挪用用上市公司资金向离职总裁兑现股票,支付前财务总监离职分手费、以《球状闪电》和《拼图》两个项目进行业绩造假,帮助北京摩天轮完成业绩等问题,涉及金额约6.4亿元。


根据娄微博举报的内容,北京文化2018年7月投资设立了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娄本人出任北京文化代表管理基金事务。2018年及2019年,北京文化通过基金将一部分资金挪到体外,并通过《大宋宫词》及《倩女幽魂》等两个项目为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根据媒体对娄晓曦采访得出的示意图,倩女幽魂60%投资收益的支付资金来源最终其实仍来自北京文化,但过程中经手了众多走账和通道公司。



北京文化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悉数否认了娄晓曦的举报内容。如针对《倩女幽魂》为公司输送业绩,北京文化解释:


截止目前,舟山嘉文喜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设立后投资了 9 个影视项目,累计投资金额 66,900 万元。舟山嘉文未对《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项目进行投资。


经公司自查,未发现公司在投资舟山嘉文的过程中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对外提供财务资助、关联方资金占用、虚构无商业实质的交易和收入的情形。


双方就好像在玩文字游戏。因为娄晓曦所指的北京文化“通道公司”其实本质上与舟山嘉文不存在关联关系,所以就不违法。娄晓曦也可以说,这条利益链中,通道公司明显收到了好处(流出7500万元,流入5500万元)。


北京文化自始至终没有回应利益输送的问题。公司关注点是自己未发现在投资舟山嘉文的过程中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对外提供财务资助、关联方资金占用等情形。


“罗生门”由此而生。


娄晓曦表示,自己曾在2019年8月和宋歌签订回购意向书。娄晓曦将出价9亿元回购世纪伙伴全部股权,同时辞去自己在北京文化副董事长、董事职务。然而,一个月之后,娄称自己银行流水遭公安局调查,持股平台银行账号被查封,他觉得自己当时就已经被公安机关举报了。


第二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宣布作价4800万元将世纪伙伴所有股权出售。当年北京文化收购世纪伙伴的代价是13.5亿元,即便按娄晓曦的说法,他自己回购公司,代价也在9亿元。


于是便有了娄晓曦继而愤而在微博上举报北京文化,誓要弄个鱼死网破。


02

始乱终弃


北京文化贱卖世纪伙伴,着实让人费解。


据公司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世纪伙伴净资产只有4770万元,较2018年底的7.2亿元大幅下降。总资产从16.52亿元跌至于6.1亿元。



按北京文化答问询函表示,世纪伙伴净资产突然缩水,主要原因是其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在年底大幅减值(合共计提4.38亿元);存货跌价准备拟计提4000万元。



另外,北京文化还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表示将公司2018年营收由12亿元,调减为7.41亿;净利润则由3.24亿元,调减为1.21亿,减少两亿元。而这部分金额与当年世纪伙伴确认《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的收入、利润基本吻合。


2018年12月,世纪伙伴将《倩女幽魂》60%投资收益权转让予雅格特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确认转让收入3.59亿元,成本1.95亿元;同年,公司将《大宋宫词》15%转让予海宁博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作价人民币1亿元,确认成本5660万元。


几番操作之后,世纪伙伴2019年终于亏损了6.3亿元。


世纪伙伴爆雷的时间点选择也颇为凑巧。根据收购时承诺,世纪伙伴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业绩对赌净利润分别是1.1亿元、1.3亿元和1.5亿元,这三个年间均顺利完成对赌。但从2018年开始,世纪伙伴即开始频频出问题。


北京文化在2020年对2018年迟来的追溯基本侧面印证了娄晓曦举报北京文化当年伪造收入以发行公司债情况属实。而公司对世纪伙伴对2019年资产大幅计提减值更像是在“促销”。


世纪伙伴的交易对手北京福义兴达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只有101万,参保人数只有1人。公司是2019年营收为零,净利润亏损1万元。如此经营规模的公司是如何拿出几千万受让世纪伙伴所有股权的,值得一问。无论怎么看,北京福义都不像是世纪伙伴理想的接手方。


北京文化声明,北京福义不是其关联方——但有没有可能,如娄晓曦所举报,北京福义也是北京文化的特定目的公司呢?



离奇的是,北京文化自身似乎只想尽快出手世纪伙伴,而不想从规则交易中尽可能获益。对于这宗贱卖,外界疑点颇多:


  • 北京文化计提应收账款坏账不代表完全收不回来,北京文化却基本按净资产给了最低价;


  • 世纪伙伴在舟山嘉文喜乐还有63%的份额,该部分投资是可以持续产生收益的,而非静态地以“净资产”一部分看待(世纪伙伴至今仍持有舟山嘉文喜乐股份本身就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因为舟山嘉文喜乐设立初衷是为北京文化投资影视项目);



  • 《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虽然2018年只提前确认了部分收入(未实际计入2018年经调整收入),未来剩余份额投资收益权仍可以转让录得收益。


而在未确认收入时候,这部分视频内容仅以“存货”计值,不能实际反映资产未来可产生的收入(显然收入会远大于存货成本)。


结合世纪伙伴的转让发生在娄晓曦和宋歌闹掰之后,以及娄晓曦的举报内容,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的收购,由始到终都没有表面上我们可以看到的那么简单。


03

神秘的阴阳合同


北京文化与娄晓曦的纠纷,本已告一段落。但《倩女幽魂》女主角郑爽与张恒爆出的阴阳合同事件,又让问题多多的北京文化又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根据张恒在微博中发布的他与郑爽一家三口聊天记录显示,郑爽的阳合同的片酬4800万元打入萃珊雯影视文化公司(比直接打到个人税率大为降低),阴合同采用为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实际出资人为郑爽妈妈)增资的方式打款。根据截图显示,增资方叫浙江唯众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浙江唯众影视传媒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注册地址在浙江省永康市龙山镇里麻车村古里小区188号里麻车办公楼362室,参保人数为零。公司法代杜新方还是平山县桃形山家庭农场的投资人及股东。



到这里,浙江唯众影视传媒公司的线索又像世纪伙伴的接收方北京福义一样戛然而止。两家公司的经营规模都极小,且法人的社会关系都不太复杂。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北京文化与浙江唯众影视传媒公司存在关联——可如果两者没有关系,浙江唯众影视传媒公司为何要为郑爽在《倩女幽魂》的阴合同打巨款1.12亿元呢?


既然郑爽的阴合同片酬不是来自于《倩女幽魂》的出品方世纪伙伴,它最初的资金来源是哪里(大概率不会是浙江唯众影视传媒)?


根据2018年《倩女幽魂》60%投资收益转让之后确认的成本1.95亿元,电视剧全部成本估算为3.25亿元上下,而郑爽一个人片酬实际就占了1.6亿元——因此,郑爽的阴合同绝对不可能入了世纪伙伴的公司账(否则男女主演片酬大概率已超全剧成本)。即是说,此前(北京文化)世纪伙伴的部分内容制作成本很可能并未计入公司报表中。


如此一来,北京文化的公司资金就可能真的如娄晓曦在去年初举报的那样,有自己专属的、旁人很难查到的进出渠道。


据Wind统计,北京文化上市以来募资(合共63.74亿元)有57%主要来自直接融资,43%主要来自间接融资。直接融资中,大部分来自于公司定增。这些投资人的钱,可能部分已通过不公开的方式流入到郑爽们手上。



04

陌生人的“好友网”


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对其2018年、2019年业绩作出大幅更正。


娄晓曦称,北京文化是在试图粉饰太平、把财务造假的“罪”改成“错”。北京文化去年着急低价出售世纪伙伴似乎侧面证实了该可能。


如果娄晓曦的话属实,世纪伙伴过去不仅是北京文化的子公司,还是上市公司资金流进流出的环节之一。而像世纪伙伴这样的特定环节公司,还有很多家。


张恒的爆料还教了我们,公司可以有名义出资人和实际出资人,完全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避开各种耳目。北京文化过去似乎靠着自己这张陌生人编织的“好友网”获得不少好处。


“罗生门”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各执一词的双方其实都有可能在说谎。郑爽的阴阳合同, 身为《倩女幽魂》出品方的世纪伙伴和娄晓曦真的有可能不知道么。


算来算去,北京文化的宋歌、娄晓曦以及王京花过去都是一条船上的。互泼脏水并不能说明各自的清白。


北京文化的大船下,水可是深得很。


作者|财华社


点击下列关键词,查看公司分析

百度|众泰|361|雾芯科技|京东

腾讯B站|美团|瑞幸|思摩尔

华晨|中国移动|碧桂园|虾米

字节跳动|华为|蛋壳公寓|顺丰

长江实业|快手|蚂蚁集团|微信

嘀嗒|农夫山泉|招行|人人影视


点击下列关键词,查看行业解读

碳中和|新能源汽车|化工行业

清洁能源|数字货币|地产|医药

科技股|数字人民币|新冠疫苗

港口航运业|直播电商|石油

风电|楼市|黄金|电子烟|芯片


第八届港股100强榜单,点击查看

综合实力100强|中型企业奖|小型企业奖

飞腾企业奖|企业潜力奖|市值10强奖

营业额增长10强|营业额10强

税后净利润增长10强|税后利润10强

总回报率10强|新股最具增长动力奖

最具投资价值奖|新经济科技公司奖

新经济生物科技公司奖|新上市公司奖

卓越物业管理行业奖|卓越医药行业奖

扫码入群
ipo打新/话题热议/股票投资

期待你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标签 公司北京文化娄晓曦世纪

声明:
1. 版权归原作者“港股解码”所有,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 股票财经 爱好者个人学习使用,并不代表吉发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站长(webmaster@666888.net.cn),站长会尽最大努力及时删除。
2. 吉发网不提供在线交流(评论)功能,如喜欢作者的文章请点击 关注作者 扫描二维码关注"港股解码"后,与作者交流留言。
3. 如文章出现QQ号、QQ群、微信号、微信群,请仔细甄别,不要轻信所谓NB的战法、NB的讲师、股票推荐、不收任何费用、万人建仓等蛊惑性描述,如遭到财产损失,不要犹豫立即报警!立即报警!立即报警!
4. 欢迎推荐或自荐优秀股市财经金融公众号加入吉发网, 既可以涨粉,又能帮助股票财经爱好者学习成长,多有意义啊^_^。
5. 吉发网不接受广告合作,不接受链接交换,相关邮件一律不回!



港股最新文章列表

















相关文章列表


昨日热门文章

本周热门文章

本月热门文章

股票标签云


炒股知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