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史上最伟大的朝代是宋朝 | 周末读书



研究宋史的张邦炜教授曾经感慨:


从前人们往往一提到汉朝、唐朝,就褒就捧:盛世治世。


一讲到宋代,就贬就抑:积贫积弱。


其实何止是“从前”,直至今日,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宋朝仍然被当成一个窝囊的王朝。


然而,日本与欧美的汉学家对宋代却不吝于赞美,评价非常之高。


美国多所高校采用的历史教材《中国新史》,其中有一章的内容宣称“中国最伟大的朝代是北宋和南宋”。


他们从文明的角度,发现了宋朝的诸多了不起的成就。


事实上,涉及经济变迁、社会转型与政治构建的近代化指标,在宋朝一齐出现了。


宋代中国确实已经迈入了近代的门槛。


用陈寅恪先生的话来说: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今天多数历史学家都相信,大约在11世纪发生了一场“唐宋变革”:中国历史从中世纪的黄昏转入近代的拂晓时刻。


“唐宋变革”并不是断裂式的突变,而是内在于文明积累的突破。



01

宋朝:夜生活的起源


如果比较古代与近代生活的区别,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那就是对黑夜的开发。


寻常市民在夜晚不再待在家里睡觉,而是开始丰富的夜生活,这是近代社会的一个特征。


唐代及之前,城市实行宵禁制度,只在元宵节弛禁三日,“谓之放夜”。


直至宋代,宵禁之制才被突破,城市中彻夜灯火通明,笙歌不停。


我们不妨说,中国社会的繁华夜生活是从北宋开始的。

+ + + +

在北宋汴梁,“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耍闹去处,通宵不绝”。


南宋的临安同样夜生活丰富。“杭城大街买卖,昼夜不绝,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


宋朝女性并非“躲在深闺无人识”,她们也是可以享受都市夜生活的。


《东京梦华录》说,汴梁的潘楼东街巷,“北山子茶坊,内有仙洞仙桥,仕女往往夜游,吃茶于彼”。


宋人的夜生活当然不仅仅是逛街、购物与吃喝,还形成了一种独特而生动的夜市文化,瓦舍勾栏里昼以继夜的文娱表演自不必说,算卦摊子亦是夜市上的热闹所在,是宋朝夜市文化的一部分。


这些卖卦的高人为了招徕顾客,都给自己的卦摊起了噱头十足的名号,什么“五星”“三命”“时运来时,买庄田,取老婆”之类,跟今日的广告词差不多。


宋代民间市井的夜生活是如此的丰富、喧哗、热闹,甚至让皇宫中人都生出羡慕来。


市井间的喧哗将豪华的皇宫衬托得冷冷清清,这应该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吧,在未来的朝代也极少听说了。


如果一千年前就有卫星地图,人们将会发现,入夜之后,全世界许多地方都陷入一片漆黑中,只有宋朝境内的城市,还是灯火明亮。


诗人刘子翚在北宋灭亡后写过一首《汴京纪事》诗,回忆了汴京夜生活的如梦繁华:



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

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昔日的繁华,今日的苍凉,让诗人感慨万端。



02

全民皆商,闲钱投资


宋代是中国商人的黄金时代,商业的浪潮席卷整个宋朝国境。


说“全民皆商”或有些夸大,但社会各阶层都有人加入经商的行列,则是毫无疑问的。


宋人非常有投资意识,“人家有钱本,多是停塌、解质,舟舡往来兴贩,岂肯闲著钱买金在家顿放?”“舟舡往来兴贩”是长途贩运业,“解质”是放贷,“停塌”是仓储业,总之有闲钱就拿出来投资。


宋朝官员“不耻商贾,与民争利”,违禁经商。


农人弃农从商,或者半耕半商更是寻常事了。


就连方外之人的僧人道士,也卷入到商业潮流中去。北宋东京的大相国寺,乃是京师最繁华的贸易市场;东京的建隆观,也有道人做生意。


开设当铺、放货收息是寺院自南朝以来的惯常做法,宋时此风更盛,很多僧人还因经商致富。


庄绰《鸡肋编》说:



广南风俗,市井坐估,多僧人为之,率皆致富。


又例有家室,故其妇女多嫁于僧。



“九市官街新筑成,青裙贩妇步盈盈。”女性经商也不少见。


宋朝政府还设有专管征收商税的税务官,叫作“栏头”。由于男性“栏头”对女性收税多有不便,还出现了“女栏头”,从这里也可看出宋代经商女性之常见。


在商业浪潮的冲击之下,以前作为权力中心存在,似乎庄严不可侵犯的衙门,也被商民租来做生意。

 

如南陵县的一名市民,“就邑治大门之内开酒店”;台州州衙“仪门之两庑”也是出租给商户做生意。这样的图景颇具象征性——意味着权力对商业的包容与妥协。



03

不分贵贱,人身平等


“契约社会”不但是“自由”的——人们基于自愿结成租佃、雇佣关系,也可以出于自愿而解除这一关系;而且是“平等”的——这里的平等,乃是指人格的平等、法律身份的平等。


不管是部曲,还是奴婢、工户,在宋代之前都属于贱民。而这些贱民到了宋代已经获得了自由民的身份,都成了国家的“编户齐民”,拥有平等的法律主体资格:



齐,等也。无有贵贱,谓之齐民。



宋代成了历代王朝中,唯一尚保留官妓之外,再没有法定贱民的朝代。


宋朝的法律不再将人民划分为“良民”与“贱民”两个完全不平等的阶级,而是根据有无不动产,划为“主户”与“客户”。


又以家庭财产之多寡,将乡村主户划分为“五等户”,将城市居民划分为“十等户”;根据居于城乡之不同划为“坊郭户”与“乡村户”;根据有无官职划分为“官户”与“民户”。


宋代官户虽然也保留着一部分特权,如可免轮差役、夫役,但其特权是有限的,必须服从一些特别的“禁约”(这些禁约只针对官户,并不针对民户)。


如“限田”,官户“所置庄田,定三十顷为限”,又如禁止官户承买和租佃官田、禁止官户放债取息、经营矿业等。特权与义务是对应的。


总的来说,宋代各个社会阶层之间,虽然可能有着财富、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异,但在人格上、法律上则是平等的。


富人“虽田连阡陌,家资巨万,亦只与耕种负贩者同是一等齐民”。


而且,各个社会阶层之间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壁垒,而是可以自由流动的。

+ + + +

有学者提出,唐代更注重经济上的平等。


没错,唐朝实行“均田制”,用意即在“抑兼并”,确保耕者有其田;而宋代“不抑兼并”,贫富差距迅速扩大。


但是,唐代的“经济平等”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不平等:人身的不平等,社会等级森然。


而宋代的“经济不平等”背后,也隐藏着一个更具近代意义的平等:人身的平等。



日本宋史专家宫崎市定说:



前代用以各良民区分的贱民阶层(如奴婢、部曲等),到宋代以后已不存在。这无异是一项重大的‘人权宣言’。


此说似有溢美成分,但也不是全无根据。




BOOK 信 息

《宋:现代的佛晓时辰》

作者:吴钩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戳我




标签 宋代近代宋朝官户夜生活

声明:
1. 版权归原作者“小基快跑”所有,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 股票财经 爱好者个人学习使用,并不代表吉发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站长(webmaster@666888.net.cn),站长会尽最大努力及时删除。
2. 吉发网不提供在线交流(评论)功能,如喜欢作者的文章请点击 关注作者 扫描二维码关注"小基快跑"后,与作者交流留言。
3. 如文章出现QQ号、QQ群、微信号、微信群,请仔细甄别,不要轻信所谓NB的战法、NB的讲师、股票推荐、不收任何费用、万人建仓等蛊惑性描述,如遭到财产损失,不要犹豫立即报警!立即报警!立即报警!
4. 欢迎推荐或自荐优秀股市财经金融公众号加入吉发网, 既可以涨粉,又能帮助股票财经爱好者学习成长,多有意义啊^_^。
5. 吉发网不接受广告合作,不接受链接交换,相关邮件一律不回!



基金最新文章列表

















相关文章列表


昨日热门文章

本周热门文章

本月热门文章

股票标签云


炒股知识大全